湖北体彩网-手机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湖北体彩网-手机版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3 07:13:1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强晓:他们的经历中一般都是受害者一个人自己去报警,做不到证据意识,基本上是没有在事发当晚或当天去报警,而是第二天早上或者事发后才想起来去报警。还有各方面证据没有保存好去报警,因为证据不足可能会导致立案不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澎湃新闻:为什么选择在微博上公开性取向发声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迫使涉事公司公开认错、道歉,迫使他们承诺建立预防性骚扰机制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强晓:一方面是物证,还有监控录像和录音。从酒店开始到警察来,这个过程我都有录像。我很庆幸当晚我就找到了女友,而且我们是有三四个人一起找到了她。如果真的是一个人早上起来再去自证清白,说自己被强奸是有相当大难度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28日0时至24时,北京市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7例,其中男性3例,女性4例;平均年龄38岁,最小25岁,最大56岁;按居住地划分,丰台区5例,大兴区2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强晓:从警局录完口供出来后,那个男的说他没有戴(安全)套,让我们自己去买避孕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强晓:16日凌晨1点20分左右,我和邻居到了酒店,我一进去第一眼就看见我的女友瘫在一边,我和邻居质问邹某一堆问题,比如你知道强奸是什么意思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病例4,男,37岁,住址为丰台区丰台街道东大街,保安。6月16日被确定为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,由专车转运至集中隔离点进行集中医学观察;6月26日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,6月27日出现发热等症状,当日由120救护车转运至丰台中西医结合医院就诊。6月28日确诊,临床分型为普通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17日晚,强晓接受了澎湃新闻的专访。她说,自己之所以发声,是希望有类似遭遇的女性能够勇敢地举证和保护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当时没有办法了,想着发一条微博试一下,之后舆论爆发了。我其实最开始真的不想因为我的身份是同性恋而备受关注,这只是简单的性侵,而最后舆论的方向却朝着“同性恋人被强奸”发展,这个时候我已经顾及不了我是谁,如果非要(以这种身份)站在面前,那我愿意。